费尔普斯:无所不在的创新由商界推动 欧盟存在过度监管

日期:2020-07-22 02:27:05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  无所不在的创新由商界推动——访美国科学院院士、美国经济学会杰出院士埃德蒙·费尔普斯

  ■本报记者 刘慧

  美国科学院院士、美国经济学会杰出院士埃德蒙·费尔普斯最近一直活跃在创新和创业领域,他对创新是怎样的认识?中国人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创新者?

  在新华都商学院,身为院长的费尔普斯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,“实际上,发明只是一种创造。这种创造,长期下来可能会成为创新,也可能不会成为创新。因为对于创新来说,不管是新的产品,还是推出产品的新方法或做法,是能够得到使用的,所以,它和发明的概念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无所不在的创新

  “对于创新,尤其是无所不在的创新,是1820年左右开始进入英国和美国,之后再进入法国和德国,这种创新是由商界推动的。”费尔普斯说,商界有各种各样的想像力,会创造或推出一些新的产品、新的方法,商界的确有很大的创造性,可以创造新鲜的事物。这些观点跟大学教授的观点正好相反,在大学里,人们学到的是“通过科学进行创新”。我希望大学教授的观点有所改变。

  1900年代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家,代表人物是约瑟夫·熊彼特,他提出“创新是科学家的专利”,只有科学家及航海家这些人才能创新,认为商界是没有创造力和想像力的。“我的观点和他的观点完全不同。”费尔普斯说。

  中国提出了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。费尔普斯认为,创业家和创新者两个概念不同。创业家是不断寻找机会,如果有可能,就可以将机会转变成功,转变成更好的商品或更经济的生产方式等。对于企业家来说,创业家有较宽阔的视野,眼观六路,寻找机会。创新者则是另一类人群,狭隘地关注一个领域,在一件事情的深度上钻研。也许会有一些新点子,找到一种新生产方式,创造一些新产品。创新者并不一定是最好的管理初创企业的人。创新者需要运营官帮着进行企业运营,管理者则需要具备各方面知识。

  费尔普斯表示,中国、美国和欧洲如果在这方面展开比较,中国的确具有强大的企业家创业的精神,在古代及几个世纪以来都是如此。爱尔兰经济学家18世纪来到上海,在他的描述中,上海每个街角都有企业家,每个地区都有创新创业的脉搏在跳动。中国人到现在为止还是保持着好的创业精神。对美国人来说,CEO更多关注短期既定的目标,虽然会谈到一些机会,但没有真正出去挖掘机会。在欧洲,企业家在创办企业时面临非常大的风险,由于法规的监管,使得创业成本很高,风险也大。

  创业是兴奋的旅程

  “很多中国朋友告诉我,中国人的教育体系中,学校里的学生没有独立思维的能力等。但这样的想法并不真实。我有一支研究团队发现,美国在创新速度上的确排在第一位,中国排在第二位。但在20年前,英国、法国基本上排在第二位,这两个国家已经落后了。中国的创新开始展现出好的成绩。”费尔普斯说。

  他谈到,相比在政府机构或一家大公司工作来说,创业是一段令人兴奋、更有意思的旅程。商学院帮助人们在创业方面可以发挥作用,可以让创业者了解一些基本的知识,比如怎么创办企业?企业融资怎么解决?市场营销怎么做?没有经过商学院培训的创业家,能抓住市场上的一些好点子,让企业一夜成名。实际上,创业家在企业早期阶段是需要得到帮助的,专业知识不可替代。有专业背景的人要了解创业的精神,包括伟大的企业家是怎么样形成的,有怎样的品格特征和背景。

  费尔普斯表示,鼓励公司管理层、CEO等去商学院学习,让其更具有创新性和想像力。不仅对于创业者,对公司的CEO、中层管理者及一线工作人员、商界人士,都可以鼓励其更具有创新性。

  过度监管的弊端

  费尔普斯坚持创新由商界推动的观点。他聊起英国脱欧,“英国百姓觉得欧盟所在地布鲁塞尔所制定的很多法规经常出乎意料。”

  他表示,存在欧盟过度监管的问题,很多举措在几十年前是闻所未闻甚至比较极端的。比如,对老师有很多规则规定,使得老师不能自由尝试一些不同的教学方法和方式。我们之前没有听过,没有注意到太多抱怨,现在看起来,这种规则加在一起是非常大的负担。对于企业家和员工来说,现在就觉得这些规则和规章制度已经受不了了,更糟糕的是,以后会出新的规则和新的法规。

  费尔普斯表示,对于英国企业家来说,想创办一家新的企业,很可能在未来因为不可预见的法规和规则,使得商机受到很大影响。所以,很多有创意的企业家都觉得,受到这么一个遥远地方布鲁塞尔的监管觉得不高兴。脱欧,是对于被欧盟限制的一些条件的反叛的呼声。

(责任编辑:宋埃米 HT004)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