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做了硬件,淘宝开始自营,今年又有哪些大佬“食言”了?

日期:2020-07-24 05:08:54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  马化腾曾说腾讯不做硬件,但近期腾讯旗下的阅文推出了电子书阅读器;“余大嘴”余承东曾多次说2K屏是噱头,但今年的P10 plus妥妥的5.5英寸2K屏……

  还有马云、王健林、王长田,这些行业大佬们常常语出惊人,成一时之“名言”。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大佬们的“金句”往往不久便过期了。有些食言是因为情况在变得更好,竞争环境的变化,让线上线下,软件硬件,甚至各个行业之间的界限都不再泾渭分明。为了更好地连接消费者,这些大公司的触角也开始越伸越长,伸到它们原来以为自己不会去的禁区里。

  有些反悔是因为情况变得更糟,以为自己是“all in”最后一次的,发现寄予厚望的事业正在崩塌,以为增长还将持续十年的,现实的数据却给了当天一棒。

  2017才过去了一半,变化仍在继续。

  我们坚决不做手机、 不做硬件。 ——马化腾,2015年3月。

  2017年6月,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发布了首款QQ阅读电子书。  2012年8月23日,在由TCL联合腾讯举办的“ICE SCREEN冰激凌”发布会上,马化腾曾表示,“腾讯不会做手机硬件”。2015年3月,马化腾在提出“互联网+”的生态战略时再一次强调,希望腾讯成为一个生态、连接器,“坚决不做手机、 不做硬件,更多地是与华为、联想、中兴、三星等手机厂商合作。”

  彼时,马化腾面对的是“互联网手机”的勃兴与厮杀。短短几年,智能手机市场出现了小米、vivo、oppo、努比亚、锤子、一加等新兴国产品牌,其他行业要挤进来分一杯羹的还有360、格力、乐视等。

  而刚刚经历3Q大战的腾讯,正在逐渐走向开放,将越来越多的业务交给合作伙伴,自己专注于做连接和打造生态。在硬件方面,腾讯希望通过QQ物联 、微信硬件两大平台和TOS系统将所有智能硬件连接进腾讯的社交平台。

  近两年,随着线上增长红利逐渐消退,互联网企业正向线下寻找新的机遇。在此前的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上,马化腾表示,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是软件、硬件和服务三位一体。

  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推出QQ阅读电子书,即是为自己的付费内容和服务寻找新的入口,这也反映了互联网向线下延展的新趋势。

  我们从来不卖货、不送货、不存货。 ——马云,2014年11月。

  2017年5月,阿里上线了自营店铺“淘宝心选”。  2014年11月20日首届互联网大会上,针对刘强东所讲的京东阿里两家公司模式不一样,马云说:“我们从来不卖货、不送货、不存货,我们希望是别人可以卖货更方便、更有效,这是我们之间的差异点。” 这意味着,阿里不做物流,不做自营。

  几年过去了,不止京东自营,网易也于2016年通过新产品网易严选进入了这个市场。据网易2017年Q1财报,网易邮箱、电商及其他业务的净收入为24.60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3.2%,仅次于网易游戏,预示着网易严选在整个网易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  在网易之后,小米推出了“米家有品”,腾讯发布了企鹅优品,而今年5月上线的“淘宝心选”,主打口号“用心选、放心选”,大概也要加入这场精选电商的战争。

  3年内百度对糯米业务追加投资200亿元人民币。 —— 李彦宏,2015年6月。

  2017年2月,李彦宏宣布降低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消费补贴和营销费用。

  2015年6月30日,百度糯米O2O生态战略发布会上,李彦宏宣布将在3年内对糯米业务追加投资200亿元人民币。李彦宏称:“我昨天看了一下,百度帐上大概还有500多亿现金。我们先拿200亿吧,来把糯米做好。”

  不到一年,O2O业务线就面临着失宠的危险。

  去年6月,李彦宏在面对《财经》(博客,微博)杂志采访时称,外卖表现他并不满意,“如果真的做不过,就不做,该做的决断也要做”。而在今年2月举行的百度财报电话会议中,李彦宏宣布降低糯米和百度外卖的消费补贴和营销费用。据36氪此前报道,2017年百度O2O战线或将全面收缩。

  去年下半年曾传出百度将把外卖和糯米出售给新美大,此事随后被百度公关否认。近日亦有消息称百度已与顺丰接触一年以上,或“卖身”顺丰。人事方面,自去年以来,不断传出百度外卖和百度糯米高管变动、裁员缩减规模的消息,今年3月,百度公司副总裁、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因腐败问题被撤职;5月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锦晖宣布离职。

  O2O业务线的边缘化,一方面是自己不争气,业绩不佳,2016年,百度外卖市场份额断崖式下跌,在具备先发优势的白领市场,百度外卖份额从最高的33%跌到了如今的7%;另一方面,经历了大事频发的2016年,百度做了大幅度的战略调整,将重点落到了人工智能,尤其是无人车领域,而“烧钱”的O2O业务则相应被削减。

  乐视最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。未来三四个月会逐步解决资金问题。 ——贾跃亭,2016年12月。

  截至2017年3月底,乐视各业务债务总额约为343亿。

  今年对于贾跃亭来说是低谷。自去年11月乐视危机爆发以来,股价跳水、欠债百亿、大幅裁员,即便是善于画PPT谈梦想的贾跃亭也开始融不到钱了。

  去年12月,贾跃亭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未来的3-4个月会逐步解决资金问题。乐视汽车有单独的融资,上市公司正在引进战略投资人,非上市公司也在寻求一些资本的合作。”今年1月13日,乐视拿到了168亿的融资,其中融创中国投资约150亿元,贾跃亭当时宣称“乐视最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”。

  现在看来,三四个月后,乐视迎来了更艰难的一个阶段。据36氪此前报道,融创的钱在短短百天之内被“迅速”花光了,乐视用这些钱一部分清理了以往的坏账,一部分拿来还债,还有一部分用于赎回质押的股票转给孙宏斌。据核算,截至3月底乐视各业务债务总额约为343亿。

  如今,乐视的危机还在继续。贾跃亭辞去了乐视网(300104,股吧)上市公司总经理专任公司董事长,大批乐视员工离职,乐视影业今年四部电影票房不足十亿,乐视万科谈崩世茂工三交易,易到没能如约在5月底解决司机提现的问题,并把全面开放线上提现的期限延长到了6月底。

  所有人都在观望,乐视生态最后会走向何方。

  中国电影从2017年开始会每年持续在15%左右增长,可能低一点,也可能高一点,这种持续的增长我个人判断还会维持十年左右。 ——王健林,2016年10月。

  最终报告显示,2016年全国电影票房同比增长仅3.73%,2017年惨淡仍在继续。

  2016年10月17日,王健林在洛杉矶万达电影峰会的演讲中说道:“大家可以在2017年年底的时候来验证我今天讲的话,我觉得中国电影从2017年开始会每年持续在15%左右增长,可能低一点,也可能高一点,这种持续的增长我个人判断还会维持十年左右。所以我认为对于中国电影任何悲观的看法都是错误的。中国电影市场随着城市化进程,随着购物中心的持续的增加,随着中国人收入的增长,对娱乐的需求等等各方面的原因,今后的十年还会维持15%左右的高速增长。”

 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的数据显示,2016年全年全国电影总票房457.12亿元,同比增长仅3.73%,持续多年的高速增长遭遇“急刹车”,远低于王健林所判断的15%。2015年的电影市场表现良好,总票房达到440.69亿元,增长率接近50%,让业内人士一度乐观地认为2016年票房能够突破600亿,但忽略了50亿电影补贴对高增长率的影响。此前,各大购票软件推出了各种8.8元、9.9元的特价票,据著名电影投资人高军称,80%的电影票都是通过淘票票、微票、猫眼等平台卖出去的。随着价格战的结束,撤走的电影补贴或许会在乘数效应下导致票房急剧下降,达到50亿的数倍。

  一大波IP电影涌入影院,导致国产电影同质化严重,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、《致青春2》、《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》、《在世界中心呼唤爱》、《泡沫之夏》等青春片口碑扑街,36部爱情片仅贡献了2%票房。

  如果说2016年是中国电影的小年,2017上半年国产电影仍表现不佳,少有卖好又卖座的电影。今年票房的增速能否达到王健林判断的15%,仍有待观察。

  制作公司不可能真正做成大公司,要以发行为龙头。 —— 王长田,2013年7月。

  2017年6月,王长田收回自己的话,说光线现在是一家内容公司。在很长的时间里,光线传媒(300251,股吧)的发展策略都可以说是“宣发至上”。王长田曾在2013年表示,“全世界所有大的电影公司,无一例外都是电影的发行公司,是发行为龙头的综合性电影公司。只有发行能控制上游的制作和下游的影院。”制作公司受制于资金与规模,很难做大,王长田甚至不止一次表示“制作公司不可能真正做成大公司”;而宣发则掌握着市场,风险更低,也能创造更大的规模。

  在今年6月18日第20届上海电影节首场金爵论坛暨中国电影产业高峰论坛上,王长田要收回原来的话:“光线现在是一家内容公司,是一家提供高端影视内容的公司,我们不仅仅做营销、做发行,我们也在做生产。我们自己做很多片子,我们还投资了60家内容公司,这60家内容公司也在做内容。”

  2012年《泰囧》大获成功后,光线传媒逐渐尝到了做内容的甜头,加之后面《匆匆那年》、《大鱼海棠》等一系列影片的成功,如今的光线传媒已经变为一家内容公司。光线传媒如今总市值约240亿元,2016年参与投资、发行并计入2016年票房收入的影片共十五部,总票房达64.2亿元。

  华为品牌主流高端旗舰机限制使用2K屏。 —— 余承东,2016年4月。

  2017年2月,华为年度旗舰手机P10 Plus采用5.5英寸2K屏。

  2014、2015年,华为高级副总裁余承东曾多次在微博上表示,对于6英寸以下的手机,1080P和高于2000P的显示屏对于人眼来说几乎没有差别,指责其他手机厂商将2K屏作为噱头。

  2016年,华为推出的5.7英寸荣耀V8配备了2K屏。对于此次”打脸“,余承东回应,荣耀V8配置2K屏是为了迎合部分规格控的用户,而在华为品牌主流高端旗舰机中,2K屏仍然被限制。

  但今年2月,作为华为年度旗舰手机推出的P10 Plus也采用了5.5英寸2K屏。

 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手机用户越来越习惯于在移动端观看电影、玩游戏,这对手机屏幕的清晰度和色彩效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同时,在电池、GPU等硬件技术的提升下,手机厂商也有能力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视觉体验,2016年上市的三星S7 Edge、vivo Xplay5、乐视乐Max 2等多款智能手机均采用了2K屏。

  另一方面,在5英寸手机上,人眼或许难察1080P和2K屏之间的差别,但若通过VR眼镜来看,这种差异便明显得多。随着AR、VR、物联网的火热,手机作为一个连接终端,各方面硬件都有待升级。

  “赤兔”,我的最后一次All In。 ——沈博阳,2015年6月。

  2017年6月,领英官方宣布沈博阳离职。

  2015年6月,当领英的中国本土社交产品“赤兔”上线时,时任领英全球副总裁、中国区总裁的沈博阳亲自撰文表达了他对赤兔的设想和愿景,希望“赤兔”能如千里马一般驰骋千里。

  沈博阳写道:“中国有1.5亿职场人士,我们有信心把职场社交这一垂直领域做大,并打造出影响亿万中国职场人士的海量级用户产品。过去的四个月,我和我的团队都很兴奋,因为我们找到了创业的感觉:这种兴奋让我想起了当初创办糯米网的日子。我还记得糯米网上线的时间是2010年6月23日;5年后的同一天,‘赤兔’上线。这会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次all in。”

  然而,上线两年,“赤兔”的表现并不让人满意,为了取悦年轻人而诞生的赤兔,不如领英高大上,亦不如脉脉接地气。而领英中国版徒有3200万用户,也因为不适合中国用户使用习惯,而缺乏活跃度。

  今年6月23日,领英官方宣布沈博阳离职。没有沈博阳的领英中国今后会怎样?

(责任编辑:娄在霞 HN151)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